预订热线:133-8988-1520
超大包厢
马爹利XO
666包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列表 > 新闻详情

新闻联播把1/6时间留给这则新闻 打了谁的耳光?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


  7月20日的《新闻联播》,把差不多六分之一的时间给了这则重磅新闻↓↓↓

  中央这样通报环保问题并严肃处理高级干部,这在近年来实属罕见。

  政知见的兄弟公号政知道昨天当晚推送了《3名副部因中办国办通报上了新闻联播》一文,对通报内容做了及时报道。

  这跟政知君想到一块去了,怎么着也得咬着牙完成任务啊。那就说一说,这则通报究竟意味着什么?

  政知君去年夏天刚好去了趟祁连山。不过是在青海境内的山下驱车跋涉。去过祁连山的朋友都知道,那里的山、那里的草原,用一个“美”字不足以形容。

不过没想到,在这绵延的山脉另外一侧,居然有这么多令中央震怒的问题!

  中央之所以震怒,话分两头说。其一是祁连山以及它的生态问题足够重要。有一本杂志这么写道:如果没有祁连山,甘肃就不存在了,因为甘肃省的大部分土地与祁连山有关,甘肃的河西走廊就是靠祁连山上的冰川融水形成的河流养育的,没有祁连山,就没有河西走廊,没有了河西走廊,也就没有了成立甘肃省的必要。正因为重要,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问题就在于,保护区不是用来保护的,成了某些利益群体谋利、撒野和破坏的地盘。根据调查,祁连山国家级保护区内已设置采矿、探矿权144宗,2014年国务院批准调整保护区划界后,甘肃省仍然违法违规在保护区内审批和延续采矿权9宗、探矿权5宗。大规模无序采探矿活动,造成祁连山地表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加剧、地表塌陷等问题突出。其二是在中央要求政令畅通的今天,对于有关方面反映的严峻问题、高层的多次批示、媒体屡次曝光,生态破坏问题情况没有明显改善。这恐怕是一个跟政治生态有关的问题了。为此,中央严肃问责了一批官员:一名副省级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两名副省级被中纪委约谈;8名厅级处级官员被处分。

 通报中还有这么一句话:时任省委和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认真反思、汲取教训。相信各位还记得,时任“省委主要负责同志”已于7月11日被曝接受组织调查。

  三年无问责

  古语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么多采矿探矿企业、乱排污的水电站等,当然不是一年半载就搞起来的,涉及的利益群体也肯定不是三两家。但是问题一旦发现了,需要的是“壮士断腕”般的干脆果敢。而根据中央通报,从2013年至2016年,甘肃省对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不作为、乱作为问题基本没有问过责。之后,“在中央有关部门督促下,甘肃省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情况没有明显改善”。

  不妨一起梳理一下近两年来的重要节点。2015年9月,环境保护部会同国家林业局就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对甘肃省林业厅、张掖市政府进行公开约谈。2016年11月30日至12月30日,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对甘肃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今年1月,央视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栏目播出《祁连山生态调查》。

 这几个月来,“祁连山”成了主要领导工作的一个关键词。央视1月17日报道生态问题,当天下午省委就召集会议研究整改。

  就在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意见几天后,4月19日,甘肃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国务院《研究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督查和保护修复工作的会议纪要》。5月上旬,省委书记接连两天调研祁连山生态环保;中旬,省长检查祁连山保护区腹地的生态环境问题整治及修复保护。

  6月份以来,工作节奏越发频密。6月3日甘肃省委常委会研究部署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和问题整改落实工作;6月5日省政府党组会议进行再研究再部署;6月14日省政府常务会议,专题审议《甘肃祁连山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落实方案》。

  根据《中国环境报》报道,甘肃省委常委会拿出方案,甘肃省祁连山整改工作由省委书记和省长挂帅,省委、省政府各部门协同配合,成立了7个推进工作组,梳理了八大类31项整改任务。

 也是在这个月的26日,中央深改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有媒体披露,这个方案的通过可以以“极速”形容——因为“从提出构想到获得审议通过不足半年时间”。

  这一招把祁连山的生态整治修复提升到更高的层面,中央希望甘肃不仅仅做问责官员、撤除厂矿、管好排污这样补缺补漏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借这个契机给政策、深化改革。最近《将改革进行到底》正在热播,其中传递的一大信号便是:允许改革有失误,但不允许不改革。

  像祁连山生态这样看似“积重难返”的问题,要在改革中深化解决,用新的方式给生态保护新的空间。从这个角度看,《新闻联播》4分46秒的通报不只是“一记耳光”,更是新的集结号。